海寧日報電子報訂報熱線 87235130
只在晚上開,杭州、寧波吃客開車來打包…海寧這家小吃店就是記憶中的味道
2020年08月29日 11:13:29 海寧日報

只在晚上開,杭州、寧波吃客開車來打包…海寧這家小吃店就是記憶中的味道

大潮APP
2020年08月29日 閲讀數:
+關注

百步、王店、許村、杭州、寧波

許多吃客專程開車來吃

鍋貼、京粉、餛飩、骨頭湯

每一樣都是地道海寧味道

這家只做夜宵的小吃店

已經默默開了10多年

許多人記憶裏的味道

“老闆娘,一份牛肉京粉,打包。”27日晚上8點,一位年輕人走進位於海昌路上的紅記小吃店,不問價格,直接手機付了錢。

這家紅記風味小吃店已經開店10餘年了,它只在晚上營業,始終只做鍋貼、骨頭湯、京粉等海寧傳統小吃。一到深夜,這裏便會聚集形形色色的人,吃上一份鍋貼和骨頭湯,一天才算真正結束。

也正是老闆錢偉和老闆娘周斐斐這麼多年的守候,紅記小吃已經是大家記憶裏那份獨特的鄉愁。

嘗試做夜宵,第一天只賺了5元

店門不大,只夠一個人往裏走,周斐斐守在收銀台前,沒有電腦點菜,只有最原始的手寫單,上面是一個個紅印,寫着“貼、飩、骨、牛”等字。

“這是我婆婆一排排印上去的菜單,一般人看不懂,我自己知道就行,他們點多少份鍋貼或者骨頭湯,我都記着呢,可方便了。”周斐斐一邊解釋一邊招呼我們往樓上走,二樓有10多張桌子,寬敞一些。

眼前的這位老闆娘,頭髮扎得一絲不苟,皮膚很白,做久了夜宵的她,説話間帶着一股風風火火的勁。

“先來一份鍋貼和綠豆湯嚐嚐吧。”話音剛落,她便一腳踩進廚房,碼放鍋貼,淋上菜油,倒開水,蓋鍋蓋,一氣呵成。

要説紅記點心到底開了多少年,似乎沒有人能準確地説出一個數字,“這門手藝是從我婆婆那裏傳過來的,她20多年前就開店了,專做早餐,鍋貼、粽子什麼的都有。大概18年前,我老公姐姐在現在這個位置開了這家紅記點心,9年前我老公接手,開到了現在。”周斐斐回憶説。

像鍋貼、蒸餃、京粉這樣的點心,海寧人都習慣了當早餐,為何會在晚上賣?

“那時候海寧能吃夜宵的地方不多,所以就想試試看吧。”回憶起最初開店,周斐斐説,其實並不容易,因為沒有知名度,沒啥人來吃,“開店第一天,我老公回來説只賺了5塊錢,當時我還説不如別開了。”

為了打開銷路,錢偉做了一些小卡片,上面寫了電話,找附近的KTV一家家跑上門送小卡片,只要客人一個電話,他們就會煎好鍋貼送過去。因為鍋貼料足有嚼勁,漸漸一傳十十傳百,紅記火了。

“那時候夜深了,很多KTV唱完歌出來的,或者讀書結束晚自修的,都會來我們店吃夜宵,一張四方桌在店門口一擺,一份鍋貼和一份骨頭湯是很多人的固定搭配。”周斐斐説,除了堂吃的,還有打電話叫外賣的,一個店裏配了4個送外賣的,4個服務員,最忙的時候依然腳不沾地。

一年只休息半個月

晚上9點出頭,夫妻倆和店員聚在了一張桌子上,兩個炒菜一個湯,簡單的晚餐,周斐斐卻笑着解釋這是他們的“中飯”,“我們下午4點上班,按照時間推算,這就是我們的中飯。”

相比老闆娘的風風火火,錢偉更加內斂一些,話也不多。“我們一般不休息,尤其是過年時候,來吃的客人特別多。”他説,一年中只有3月稍微空閒一些,會休息十天半個月。

紅記的鍋貼與別處不同,皮子是定製的,稍厚一些,裏面包裹的肉餡很飽滿,一口下去,肉香混合了菜油的香,咀嚼中麪皮也在不斷釋放特有的淡淡甜味。

要説紅記的忠實客户,那實在是太多了,數不過來。“百步、王店、許村、杭州、寧波,太多客人專程開車來我家吃點心呢。”周斐斐回憶到,幾年前冬天,有一位媽媽帶着女兒來吃,一進店媽媽就説,女兒在國外留學,下了飛機就喊着想吃紅記,這是她在國外日思夜想的味道,要第一時間吃到。

還有一些客人為了能常常吃到紅記的鍋貼、蒸餃,還會特地買很多生的回去凍在冰箱裏,想吃就拿出來煎一下,味道和店裏是一樣的。

説話間,一位年輕爸爸走進店裏,對老闆娘説:“兩份用骨頭湯燒的京粉,打包。”詢問下才知道,葛先生來自台州,家住附近,來海寧10餘年,光顧紅記也已經10餘年,“以前我天天吃,現在我兒子也愛上了她家的味道,所以常常來打包。”

幾年前,紅記開通了外賣,每個月的銷量都在1000單左右,這也讓很多城南的吃貨不必穿越半個市區去堂食了。“有一回,有人叫了1000多元的小吃,3個外賣員才把外賣全部拿走!”周斐斐説。

想把味道傳下去

如今,夫妻倆都到了天命之年。要問開店辛苦嗎?答案是必然的,尤其是夜宵店,當人們睡意正濃時,夫妻倆在廚房和客人間穿梭,當人們準備迎接新一天的開始,夫妻倆才剛準備入睡。

“開一家店很簡單,但堅持開下去很難。”周斐斐告訴報姐,以前老公在店裏的時間多一些,但現在身體狀況不好,所以夫妻倆也有了分工,“白天他負責準備食材,拌料、燒骨頭湯什麼的,等到下午4點我來店裏,就負責包餃子、煎餃子,現在還有幫手,不是那麼辛苦了。”

這幾年中,周斐斐也陸續教了幾個徒弟,“海鹽、許村、臨平都有徒弟開的店,味道和紅記是一樣的。”她説,現在夫妻倆最大的心願,就是好好地守着這家店,把這份味道傳遞下去。

是你記憶中的海寧味道嗎?


記者:俞旻星、謝君、賈鑫超

編輯:張小琴

精彩評論
登錄一下
猜你喜歡

海寧新聞媒介

大潮APP

海寧發佈

海寧日報

大潮網